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绿茵的草地没有经过什么特殊的修剪,但却异常的平整,柔软的像是地毯一样,席煜辰和俞桑在这里看着城市的霓虹灯闪亮璀璨,星星点点,在今天的夜幕中显得格外美丽。

    这里有着这个城市最好看的江景视野,让人仿佛俯瞰这个城市一般。

    俞桑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,她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个角度的A市,这样美丽的一个城市,发现这样美丽的故事,经历这样有趣的一生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互相依偎着靠在对方的肩膀上,忽然,有一条细细的光线径直飞向天空,然后在夜幕里炸出一个数字形状的烟花。

    “5”

    “4”

    “3”

    “2”

    “1”

    看着数字一个一个在减少,俞桑的心情也跟着一点一点提起来,她真的非常期待,这么大规模的烟花盛宴,她只在日本樱花祭的时候看过网上的图片和视频。

    只不过,数字倒数结束之后,她没有看到想要看的樱花绚烂的场景,夜幕还是黑色的,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烟花开始了。”席煜辰搂着她的小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?”俞桑摇头晃脑的四周环顾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看这里。”席煜辰指右边天空的位置,然后侧身,让俞桑可以更加舒服的靠在他的肩膀上,黑深如墨的目光一瞬不顺的看着俞桑脸上的每一个表情,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就在她还在疑惑着自己是不是眼睛花了的时候,只见一道银光直直地飞向黑漆漆的夜空中,下一秒,砰地一声,一团烟火炸开来,就像在黑布上染上了一朵璀璨的鲜花。

    开始是一团烟火,然后慢慢增多,然后再成倍数的增长,霎那间,整个天空都被染成了烟花璀璨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如此震撼的场景,俞桑想不到更多优美的词句来形容,她只能用最肤浅也最真实的一个形容词来表示,那就是“哇!”

    席煜辰撇眼看了下烟花,性感的薄唇扬着一抹微笑的弧度,他不动声色的拉过俞桑的手。

    “桑桑,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算是跟我求婚吗,席先生?”俞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,然后乖乖坐好,她听得出男人话里的认真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算是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某人故作矫情的摇头晃脑:“嗯……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诚心了。”

    席煜辰有些哭笑不得,下一秒他霸道的拉起俞桑的手,俞桑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套了一个圆环状的翡翠戒指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反悔也来不及了,因为东西已经带上了,带上了就不能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俞桑瞪大了眼睛,她刚才只顾着看烟花了,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带到她手上的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!我都还没有享受过那种求婚的感觉呢,不行…我要摘掉,然后你再求我一次,我才答应。”

    说罢,俞桑就伸手想要把手上的戒指拔下来,可是非常诡异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,不管她怎么拔,都拔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席煜辰,这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血戒。”

    血镯是在俞桑第一次生产的时候就可以拿下来了,但是血戒不一样,这个,要等到俞桑死的时候才可以拿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俞桑准备跟男人“决一死战”的时候,忽然,一辆直升飞机刮起的大风把她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不是鬼,是我们啦!”

    席如霖的声音率先响起,紧接着,四个小屁孩陆陆续续的都从飞机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是不在这里,谁来照顾你这个吃货啊,你们两个就知道爬山,都不知道带点吃的上来,也不怕把自己饿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席如谟便从飞机上拿出了几个帐篷,还有很多食物,最只要的是,他居然带了一盆热乎乎的火锅鱼汤!

    俞桑再环顾一遍周遭,繁华的城市,璀璨的烟火,最爱的男人和小家伙。

    好的爱情是透过一个男人看世界,而你让我看到了一个完美的世界。

    葬菌Jun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